首页 > 娱乐新闻 > 热点新闻 >

《远大前程》袁弘:希望被观众骂是不是很欠?

2018-04-19 17:29 来源:南方都市报

推荐演员明星经纪广告代言::张子冉经纪人王翰经纪人张皓然经纪人乔卫东经纪人马可经纪人陈冠希经纪人刘浩然经纪人宋承宪经纪人吴若甫经纪人陈学冬经纪人

 随着剧情的发展,齐林即将“黑化”,后来成为上流社会的名人,这样跌宕起伏的反派角色,让袁弘直呼“演爽了”。

袁弘袁弘

(来源:南方都市报)

  这身装扮,上衣蓝色,裤子红色,这是袁弘自己准备的,因为“不喜欢造型师原本准备的休闲西裤”。

  袁弘说:“演员有很多包袱,要想当一名好演员就要甩掉很多包袱。”其实,他已经是外界公认的比较随性、没有太多包袱的演员了:

  他可以在《远大前程》里被打得鼻青脸肿,一大半时间都带伤,“妈都不认得”;他蓄着络腮胡子去参加发布会,只为了给新戏找感觉;他赶走造型师、顶着鸡窝头在综艺节目中吭哧吭哧地带娃;他和老婆在“互黑”和“自黑”的道路上越走越远,在微博上发各种丑照和糗事。

  袁弘似乎越来越百无禁忌。他说,没几个人能真正做到“没有包袱”———不光是“偶像包袱”。好演员一生都在甩“包袱”,甩掉那些对自己太主观的认知、内心的恐惧、内心的欲望。只有甩掉束缚、抛弃条条框框才能获得自由,而演戏恰恰需要自由。

  在接受南方都市报专访时,袁弘坦承至今都对演戏心怀忧惧:“我害怕大家不认可我的戏、我的角色、我的形象。演员会有很多类似的恐惧,担心观众觉得你不帅、不漂亮、不喜欢你,没人爱看你的戏,导演和制作部门对你不买账。”他甚至不止一次地做过一个噩梦,“梦见自己毁容了,没法再当演员了。梦里很害怕,害怕自己没法再演戏了,醒来再回想那个梦,还会吓出一圈冷汗。”

  在剧里,被“打”得连妈都不认得

  《远大前程》里,袁弘饰演的齐林在前期被虐得最惨,各种被打。第一天,齐林在洪三元的教唆下赌博出千,被师爷抓起来吊打,断了一根手指;第二天,一爷上门讨债,洪三元和齐林被五花大绑,继续挨揍;第三天,齐林来到史爷的赌场,出千的小伎俩再次被识破,又是一顿胖揍;第N天,齐林向一群小混混追债,被打得头破血流;第N + 1天,齐林被兄弟误会,被好兄弟洪三元追着打……鼻青脸肿的带伤妆是袁弘的标配。有网友调侃:“《远大前程》的日常就是,吃饭、睡觉、打齐林。”

  袁弘说,在拍戏期间他不敢坐下来,因为一坐下来就是一圈儿“血”,破坏道具、破坏场景。

  拍戏期间,袁弘曾因打球受伤,眼皮缝了十几针,他开始还担心这个伤会不会影响拍戏,结果戏里的妆容实在太惨烈了,完全掩盖了真实的伤疤,都没有人发现那道伤是真的、不是化的。

  南方都市报:《远大前程》前几集,你被师爷打、被一爷打、被史爷打,几乎天天被打、集集挨揍,你有没有算过你拍了多少天被虐的戏?

  袁弘:哎呀没办法,戏里的爷太多了!所以我有很多被打的戏,脸上经常有带伤的妆,拍到一半时他们说,齐林这个角色怎么脸上永远带着伤妆!

  有一天我拍完戏去一个野球场打球,抢球时被人戳在眼皮上,当时血就下来了,我赶紧去医院。当时在松江车墩拍戏,那边的医院都不敢收,我去了上海第九人民医院,从松江坐车,在最堵的时候开了一两个小时……我捂着血,到医院在眼皮上缝了十几针啊,观众居然好像都没太看出来!

  我受伤的那段时间基本上在拍我受伤的戏,正好。在戏里“伤”得最重的那几次,那妆化得太惨太血腥了,惨到我妈都认不出这是我。我在现场只能站着不能坐着,因为浑身上下都是“血”,血浆都是往身上泼的……我不能坐,一坐椅子就废了,景也废了。候场时我就站在那儿,等喊我过去。我一走,地上还留下一圈“血迹”。

  南都:张歆艺在微博上发了张你在剧中被打的照片,说“陈思诚你咋老让我男人挨打”,配的是大笑的表情,引发评论区一通狂笑。对于她又黑你这件事,你怎么看?

  袁弘:她不是第一次黑我了,她经常黑我。我前天看了一篇帖子,说为什么男神年纪大了都会变赵本山,其中就有一张是我的照片,那就是她拍的,然后她发到网上黑我,那张太丑了,连本山大叔都不如。

  一个持续的噩梦,梦见自己被毁容

  《步步惊心》里洒脱不羁的十三阿哥、《上书房》里痴情执着的弘历、《平凡的世界》里性情淳朴的孙少平、《秀丽江山之长歌行》里能文能武的刘秀……塑造了许多角色的袁弘,对演戏始终心怀忧惧。他曾不止一次地做过同一个噩梦,梦见自己毁容了。清醒之后依旧感觉害怕。

  为什么会做这个噩梦?他自己也不太清楚。

  南都:你是一直没有偶像包袱,还是在某个阶段开始没有的?

  袁弘:刚出道时多少都会有吧,但这些年我可能越来越……起码在演戏这件事上我没有什么包袱了,你看我在戏里都被打成这个鬼样子了,我有什么包袱啊(笑)。有包袱演不了戏,有包袱是没有办法做演员的。

  南都:你从什么时候开始可以“不偶像”了?

  袁弘:我到现在也没能做到完全没有包袱,还在摸索当中。没几个人能做到完全没有包袱,所有想做好演员的人都在追寻这个。不光是偶像包袱,可能是各种各样的包袱,把包袱全部甩掉可能是一生的课题。

  南都:还有哪些包袱是要甩掉的?

  袁弘:很多。对于自己一些太主观的认知、内心的恐惧、欲望等等。

  南都:恐惧是指哪些?

  袁弘:有很多恐惧。你会担心大家不认可你的戏、你的角色、你的形象。演员会有很多类似的恐惧,担心人家觉得你不帅、不漂亮、不太喜欢你,没有人再爱看你的戏,导演和制作部门对你不再买账。

  关于恐惧感,我做过一个噩梦,而且不止一次。我梦见自己毁容了,没法再当演员了,在梦里我挺害怕的,害怕自己没法再演戏了,醒来回想那个梦,我还会吓出一圈冷汗。

  南都:日有所思夜有所梦,你觉得是什么原因会做这种梦?

  袁弘:我不知道,问弗洛伊德吧,我是真的不知道(笑)。我觉得很恐惧。

  南都:你说要抛弃这些恐惧,为什么?

  袁弘:不要有太多的束缚和条框。有了这些东西之后,你会给自己束缚,用条条框框把自己限制住,不自由。演戏是需要自由的,好的演员,像马龙·白兰度,他是极其自由的。演戏真的需要肆意妄为,这个“肆意妄为”不是说要演得很张扬、很夸大,收着演也可以肆意妄为,这是很内在的东西,是指不要有包袱和限制给自己。

  南都:你在演戏上是有野心的人吗?还是比较随遇而安?

  袁弘:我在拍完《平凡的世界》后做过检讨,我觉得我演戏不够有野心,太随遇而安了,这样不对。做演员还是要有野心,这个野心是指你在创作上激发能量和欲望。

  不刻意减龄,不追求另类

  在《远大前程》的发布会上,袁弘的造型非常另类,络腮胡子、红裤子,搭配蓝色西装外套,大胆得让网友有点儿“看不懂”。

  而在综艺《萌仔萌萌宅》里,袁弘为了专心带孩子,完全顾不上造型,连头发都不剪,他甚至打发走了造型师,顶着鸡窝头上节目,常常一副不修边幅的样子。

  袁弘平时不爱刮胡子,近期的造型更像一位“糙汉”,他自称这是为新戏做准备、找感觉。已经过了“小鲜肉”年纪的袁弘并没有执着于所谓的“减龄”造型,反而在造型上越来越百无禁忌,他接受时间带给自己的变化,顺其自然。

  南都:之前的发布会上,你穿了条红裤子,是活动提供的造型,还是你自己穿来的?

  袁弘:红裤子是我自己的,其他是造型师准备的。我不喜欢造型师原本准备的休闲西裤,觉得红裤子比较合适,就穿上了。

  南都:有没有听过其他人对你当天造型的评价?

  袁弘:发布会上其他演员都觉得挺好看的,还问我在哪买的、哪个牌子。

  南都:最近大家经常看到你留大胡子的造型,你从什么时候开始蓄胡子?

  袁弘:早在我拍《少年杨家将》的时候,就开始留胡子了。在生活里,我有时懒得刮,特别有必要时才刮一下。男生留胡子挺好的,但我最近留胡子是因为工作,有个角色需要我留胡子,长时间不刮比较方便我找到角色的感觉。

  南都:今后会在造型上做更大胆的尝试吗?

  袁弘:要多大胆?可能大家的理解不一样,我不觉得我大胆,也不知道什么叫大胆。我不想去刻意追求另类,自己是什么样子就尽量让大家看到什么,自然就好。

  南都:娱乐圈竞争激烈,大家都恨不得永葆青春,你为什么这么百无禁忌?

  袁弘:谁说永葆青春才能保持竞争力,要竞争就要永葆青春,这是什么理论?

  南都:你不担心这个形象会显老吗?

  袁弘:你本来多大就多大,有什么显不显老的。

  南都:对年龄的增长会不会有畏惧感?

  袁弘:也会有。你会意识到有些角色你演不了,有些角色你演起来很吃力了。到了一定年龄,就很难演那些年纪比较小的角色,这是很自然的事情。但所有的东西都有两面性,有得就有失,你不能演十多岁的少年了,那你就往上演,演比较成熟的人。所以最后想想,也没有什么可畏惧的。

  身为老公,“求生欲”超强

  袁弘和妻子张歆艺秀恩爱秀得“画风清奇”,在微博上时不时发一张对方的丑照,互黑、互怼。

  最近,袁弘又有了新头衔———“求生欲”很强的老公。在综艺节目里,夫妇俩起了小争执,袁弘瞄到老婆的脸色不对,秒变乖巧沉默;两人一起去看秀,袁弘在照片上手动给张歆艺加了一双金色的翅膀;在采访中点评老婆的素颜,袁弘回答“一开始看觉得惊为天人,看多了素颜也就那样,还是惊为天人”……

  网友说,隔着屏幕都能感受到袁弘“强烈的求生欲”。

  南都:你是个“求生欲”很强的老公吗?

  袁弘:我的“求生欲”超强的呀!综艺《萌仔萌萌宅》里,就能G et到我强烈的求生欲望!

  南都:把面包烤成黑色之后,要怎么求生?(注:微博上,袁弘给张歆艺烤的面包是全黑的,还晒给老婆看)

  袁弘:再烤一个呀!我把那个黑的、糊的部分掰掉了,给她闻里面,其实还是挺香的……

  南都:这种方式有效吗?

  袁弘:无效的话那就只能肉偿了(笑)。

  南都:你们俩经常在微博上“虐狗”,是什么样的体验?

  袁弘:哎呀我现在很谨慎了,有时也不敢发了,只是分享一下日常生活中一些好笑的事情。大家说我“虐狗”,说我不爱护小动物,所以我现在发的时候很谨慎。

  南都:有人说你特别爱老婆,字里行间满满都是爱,你自己觉得呢?

  袁弘:我也觉得我特别爱她,真的不嫌弃她那么傻。

  南都:后半句,你不怕被打吗?

  袁弘:她离得远,我现在在剧组,打不着。

  以前演戏,没有这么爽过

  在《远大前程》中,袁弘饰演的齐林来自底层,前期不停地挨打、一路被虐,性格中有老实怯懦的部分,但自尊心又很强,时不时迸发出狠劲,他为了爱慕的女孩拼尽全力向上爬,随着剧情的发展,齐林即将“黑化”,后来成为上流社会的名人,这样跌宕起伏的反派角色,让袁弘直呼“演爽了”。

  演“反派”怕不怕被骂?袁弘回答:“我如果说我希望被骂,是不是很欠啊?”

  南都:你说“作为朋友,陈思诚知道我身上的一些特质,然后把这些写进了角色,通过这个角色我也看到了自己身上不一样的光彩”,是哪些不同的特质?

  袁弘:人有很多面。齐林这个角色跨度很大,我以前没演过跨度这么大的角色。

  这个角色我演完之后觉得很爽,我以前演戏没有这么爽过,具体是为什么我也说不清楚,就是演爽了、演High了。演到一定时候,你觉得自己就是他了,跟他同呼吸了,他疼的时候你Get到了,他难受的时候你也真的难受,这对于演员来说是一件挺爽的事情。

  南都:齐林后来“黑化”,这是你有意识去挑战一些复杂的、不完美的角色吗?

  袁弘:我没有有意识去挑战,或者说,我希望我的每个角色都是相对复杂的、不完美的。演戏演的是人,人无完人。你把一个完美的人设给好的演员,越是好演员越不知道该怎么演,因为那不是人了,太完美了。

  人是复杂的,我们身边,再好、再坏的人都有他的复杂性,我希望自己接到的所有角色都能把人的复杂写出来,把多面性和不完美写出来,这才是真实的、有血有肉的角色。

  南都:演反派,怕不怕被观众骂?

  袁弘:我要说希望被骂,是不是很欠?把角色演好了观众才会骂啊,演得不像谁骂你!演反派被骂,对于演员来说其实是一种褒奖。作为演员,该害怕的是演一个不应该被骂的角色,观众还在骂你。

  “被虐”

  ●“在戏里‘伤’得最重的那几次,那妆化得太惨太血腥了,惨到我妈都认不出这是我。”

  ●“我在现场只能站着不能坐着,因为浑身上下都是‘血’,血浆都是往身上泼的。”

  ●“我不能坐,一坐椅子就废了,景也废了。我一走,地上留下一圈‘血迹’。”

  采写:南都记者 余亚莲 实习生 郭东华

 
 

影视作品主演列表推荐:灿烂的恶魔演员表, 钢拳之王演员表, 我的电影有点2演员表, 追梦人小酒馆演员表, 沒有刑責的罪犯演员表, 我们停战吧演员表, 他们的边境梦演员表, 小食堂演员表, 记忆空间演员表, 空手戏白狼演员表,  

娱乐八卦 / 新闻看点

百度广告

相关新闻

更多
  • 李治廷玩“隔空生日会”街头即兴
  • 张碧晨献声新剧 人物主题曲《听
  • 毛林林曝光新年写真 《谈判官》
  • 黄景瑜软萌童年照曝光 《红海行
  • 蒋璐霞凭什么拿下红海MVP 成为1